“我?滚出蓬莱殿?”

  “哈哈哈……”

  宁东一瞬间大笑了起来。

  他向后靠了靠身子,顺势翘起了二郎腿。

  “陆缺,你怕是疯了!”

  “为了一个区区秦楚歌,你要跟我翻脸?”

  “国师他老人家若是知道这件事,你第一战将的身份还能保住吗?”

  “我看你是被南文海灌了迷魂汤,要跟他一起造反吧!”

  宁东一猛地拍了一把桌子。

  陆缺没说话,因为此时秦楚歌在南文海等人的簇拥下走进了大殿。

  “宁东一,你为何阻拦秦楚歌入殿?”

  南文海冲在最前面,快步来到桌前,指着宁东一的鼻子喝问道。

  诸位大佬冲到门口,秦楚歌根本不需要多言,南文海等人向护卫一打听就知道怎么回事。

  而且,就算护卫不说,南文海等人也差不多猜到了。

  宁东一跟秦楚歌赶到蓬莱殿的时间很接近,也就他有这个胆量,敢无视陆缺对秦楚歌的邀请阻拦他入殿。

  “宁相,秦楚歌在武道盛会表现优越,我等让他过来简单聊一下,此议还是陆统领主动提出。”

  “你这么做,未免有些过分了!”

  流天逸都对宁东一表示了不满。

  一码归一码!

  在场的大佬中虽然有好几个都是为国师府效力,但各自也有私心。

  谁不想揽下一个修炼奇才增强己方宗门实力,那样的话在国师面前他们的腰杆就挺直了。

  退一步讲,南斗轩跟国师府的明争暗斗进行了这么多年,保不齐哪天国师府被南斗轩踩在脚下。

  流天逸等人若是手握一些修炼妖孽、年轻天骄,至少还能为自己留一条退路。

  权力场的争斗,暗藏玄机,又存在风云突变的情况。

  无论是哪一座宗门,其实都藏着统治南斗国的觊觎之心。

  而最终他们要实现这一步,那就是尽可能的收拢人才。

  如秦楚歌这种,百年不遇的修炼奇才,谁见了谁不喜欢?

  结果到了宁东一这里,你踏马不但不好生待着,还要把秦楚歌留在门外,甚至处处针对他。

  这绝对引起了九座浮岛宗门大佬的众怒!

  不说别的,从陆缺对宁东一的态度就足矣说明一切。

  “过分?”

  然而,面对流天逸的指责,宁东一不但没有半分悔过之意,反而不屑一顾。

  他道:“莫说是一个秦楚歌,你流天逸在我面前照样没面子可讲!”

  “他秦楚歌一个来自下荒州的修士,有何资格坐在蓬莱大殿跟我一张桌子吃饭?”

  “我宁东一为国师鞠躬尽瘁死而后已,我只敬重国师,至于其他人,我不需要敬重!”

  宁东一翘着二郎腿,一副颐指气使的嚣张气焰。

  “你……简直太狂妄了!”

  “武道盛会上你就私下做手脚,当我们看不出来吗?”

  “此事我定会向国师如实禀报,你无端坏了武道盛会的规矩,国师老人家绝不会轻饶你!”

  流天逸怒斥道。

  大殿内的留影石不是摆设,在场的诸位大佬又不是瞎子。

  宁东一让手下在抽签盒理做手脚,用激将的手段给秦楚歌指派辛组对手山海盟。

  这一幕早被流天逸等人记在心里。

  本来要是宁东一不再继续为难秦楚歌也就算了,何况陆缺也说了,宁东一此举可以当做对秦楚歌的磨练。

  哪曾想,宁东一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巅峰战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古术医修只为原作者且看杯中酒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且看杯中酒并收藏巅峰战神最新章节